____MIdora

杀破狼经典台词

不问:

1. 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

2.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
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此道名为“临渊”

3.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
4.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四句时,都曾动过心头血,想自己有一天成就无双国土,能力扛江山万万年。然而这一点心头血,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,光阴蹉跎磨去一点,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,磨来磨去,一辈子就落入了“窠臼”中……
古往今来,高才能人何其多,而真国士有几人?

5.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

6.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

7.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

8.有些聚散如转瞬,有些聚散如隔世。
中间隔着一条交织的怒火与冷战,那种就是转瞬
中间隔着理不清数不明的重重真相、拿不起放不 下的暧昧情愫,那种就像隔世。

9.说话间他抬头看了一眼小长廊尽头,江南艳阳天倾泻而下,满园春花灼灼烈烈。可是听姚府的下人说起,虽然看着灿烂,但其实花期也就是十天半月的工夫,开不了多久就要败了,这还尚且是开在园子里的,倘若开在那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岭之处,悄悄地绽放,再悄悄地凋零,生死如天地一瞬,身边不过几只野禽痴兽,又有谁知道呢?
花是这样,人心里诸多无谓的爱憎大抵也是这样。

10.心里不痛快的时候,就假装自己很高兴,面上欢喜了,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。

11.这一宿,夜河流灯,魂归故里。

12.家与国,愁与怨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他倘若一脚迈出去,无论走上哪边,都再不能回头。

13.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、死于山河,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,放完了,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。
可是事到临头,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,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道推离了原来的方向,他忍不住心生妄念,想求更多——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,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,留给长庚。

14.花好月圆,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拿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15.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“世不可避”的字长大,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,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,岂敢就此退避?此身生于世间,虽然天生资质有限,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,好歹也能不愧对天地自己…………和你。

16.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17.顾昀转向长庚:“陛下,您想去看看……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?”
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就仿佛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患,又成了那个独闯魏王叛军、力压西南诸匪,平西定北、落子江南的大将军。
长庚正色回道: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

18.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。

19.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
20.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,有些是灾难,有些只是磨砺——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?区别就是,灾难是不可战胜的,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。

21.这大半年以来,兵荒接着马乱,纵使不得太平,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,便觉得大梁金殿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,还有那几个人撑着。
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,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,便总少了几分血气,更倾向于明哲保身,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先站出来,挑起那根梁,方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起。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,也不一定有好下场,再不值也没有了……但是万千沙砾,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,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?

22.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,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,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“仪式”,是变着法子表达“我把你放在心上”。

23.想起来人世间沧桑起伏如疾风骤雨,身外之物终于生不带来、死不带去,殚精竭虑,原也都是尽人事听天命的虚妄。

24.“权势”二字,在危亡之际,从来都是一条你死我活的不归路。

25.陈轻絮闯荡江湖多年,并不天真,道理她都心知肚明,只是偶尔还是会有那么刹那的光景,会被此间世道人心迎面冻得打个激灵。

26.他们一直看着那轮恢弘的红日沉入地下,顾昀听见老侯爷对旁边的副将有感而发, 说道“为将者,若能死于山河,也算平生大幸了。”
当时他没懂,而如今,二十年过去了。
“大帅。”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我大概…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
……恍若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
27.长庚却忽然俯下身,扳过他的下巴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
顾昀笑了起来。
长庚不依不饶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顾昀拉过他,附在他耳边,低声道:“给你……一生到老。”
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,半晌才缓过来:“这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
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
28.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,生前身后再无遗憾,不必留什么血脉。

29.信不信在你,度不度在我。

30.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,大抵一边靠忘,一边靠将心比心吧。

31.虎狼在外,不敢不殚精竭虑;山河未定,也不敢轻贱其身。

32.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,百姓人人有事可做,四海安定,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,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,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,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,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老家探亲的寻常旅人……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。

33.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之外,要星星不给月亮,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,好不好?

34.这世上,再好的朋友,再亲的师长,也没有人能代替一个母亲,哪怕是父亲都不能——长庚并不是不渴望母亲的,只是有时候,倘若明知可望不可即,还不肯认命,那就太苦了,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可怜。

35.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,动荡乱世也有荣华富贵,“世道”二字,理应一分为二,“道”是人心所向,“世”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,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。

36.“你说,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,只要我活着一天,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。”

37.“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,心有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,山川河海,众生万物,经常看一看别人,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。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,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,没灌一口黄沙砾砾, 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,没有吃糠咽菜过,‘民生多艰’不也是无病呻吟吗?”

38.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。”

39.选了流血的路,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来了,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,总得偏重一方。

40.李丰脑仁都快裂开了,突然觉得自家满朝“栋梁”全都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鸡毛蒜皮,上下格局加起来不如一个碗大,倘若全都发配到御膳房,没准能吵吵出一桌锦绣河山一般雄浑壮阔的新菜系。

41. 大雨把京城浮在了水面上,故旧的青石板光可鉴物。
  这一夜,西洋海军北上突袭大沽港,北海水陆提督连巍率领手下三百长蛟与千条短舰坚守,先以铁索连接长蛟,在港外并行成铁栅,守至次日子时三刻,长蛟悉数葬身于西洋海怪炮火之下,无一幸免。
  北海水军中共收存吹火箭三万六千支,长虹铁箭十万发,一根都没剩下,全都炸进了怒浪与深海中。
  而后弹尽粮绝,提督连巍令所有短舰开足速度,以舰为吹火,以身为白虹,撞入敌阵之中。
  烈火浮于海上,忠魂粉身碎骨。

42.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脸,目光中不知不觉中带上些许小心翼翼的贪婪,心里悲哀地承认顾昀说的对——很多东西会变,活人会死,好时光会消散,亲朋故旧会分离,山高海深的情义会随水流到天涯海角……唯有他自己的归宿既定且已知,他会变成一个疯子。

43.忽然间,他有种感觉,好像多灾多难、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,像一把散落的种子,流落四方,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。

44.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
45.若我早生二十年,就把你抱起来偷走,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。

46.无情可以为慰藉,有情却是魔障。
有情,有欲,有色相声味,有日复一日的贪求,有恐惧忧怖,有妒恨离愁,有患得患失……
七情与神魂共颠倒,六根为红尘所覆。

47.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,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、玄铁军威风骨未折,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。

48.如今这世道,一脚凉水一脚淤泥,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,走得时间长了,从里到外都是冷的,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、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,要是别人……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,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?

49.“‘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’之地,眼下成了一团焦土,而我们国库空虚,紫流金又告急……四面漏风,临渊阁倘若袖手旁观,我们不如各自散了,回家带孩子,入什么道?立什么命?”

50.“你信我吗?子熹,只要你说一个字,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,”
“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?”

51.“我原以为进了灵枢院,就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辈子跟火机钢甲打交道,专心做好自己的活,可原来这天下熙熙攘攘,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,也总能撞在一起,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掺和,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,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——哪怕只想当个满手机油的下九流。”

52.你若输,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,你要死,我给你殉葬。

53. 长庚将了然和尚一推,迎着那白脸和尚惊惧的目光道:“我不怕因果报应,我去料理,大师,你不要拦我,也不要怪我。”
  他尚且无辜时,便已经将这世上所有能遭的恶报都遭了个遍,人世间阿鼻炼狱,再没有能让他敬畏的。

54. “也不全是为了侯爷的病症——只是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,大言不惭地说一句,我辈虽位卑力薄,但与侯爷心里想的是一样的,生于陈氏,入道临渊,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?”她说道,“侯爷,后会有期。

55.杀孽太重不祥,难道国祚沦落,疆土起狼烟,百姓流离,浮尸千里,就算是以和为贵、万事大吉了吗?
  如果顾大帅同他那一表三千里的大表兄一样多愁善感,那么泱泱大国中无知无觉的芸芸众生,又要依仗谁去镇守疆土呢?
  派朝中翰林们去“以德服人”吗?

56. 倘若只是情不自禁, 那倒也并非无法克制他自己把自己禁了就是,世间纷繁复杂,禁不了别人,还管不了自己么?
倘若幽情刻骨铭心难以忘怀,便自己寻块砖头往脑袋上一碰, 将识海咣当一下, 爷娘祖宗、自己姓甚名谁都能咣当干净,何况情愫?

57."大帅, 懵懂幼子,久病老父,都是教你成人的,碰上哪一个,都是幸运。 ”
顾昀痛苦地揉了揉眉心:“娘啊,你这光棍碎嘴子,求求你了,快滚吧!

58.兵法云, “凡战者, 以正合, 以奇胜”,好多人大概只记住"以奇胜”了,总觉得名将要能置之死地而后生,能以一己之力挽大厦于将倾-一但那怎么可能呢?
除非他顾昀能拿泥捏出一众不吃不喝还刀枪不入的神兵来。

59.徐令干咳了一声,到底没有露怯, 说道:"不瞒王爷,当年王爷与顾帅守京城城门,百官追随圣,上行至城门下,下官也跻身其中,有感于书生之百无一用,然而六艺未通,上阵杀敌有心无力,便想着要下决心学一学那番邦话,倘若将来再战,身不能入钢甲,倘若能跟在众将军鞍前马后,当个跑腿学话的,也算不枉此世托生七尺之躯。”
最后一句话近乎铿锵,其实这一行人中,除了徐副使,不是老江湖,就是玄铁黑乌鸦,奸的奸,猾的猾,脚程奇快,会玩命也会杀人,一路惊险连着惊险,换成别人大概早就崩溃了,难为徐大人弱质一书生,怀揣颗为生民立命之心,竟一路跟着咬牙担下来了。
风雨如晦,而天地间有一书生。

60.那大木头柱子下面有一具骸骨,已经烂成一团, 白骨斑斑, 煞是骇人,唯有一根被虫蚁啃食得干干净净的食指,仍在不依不饶地指着那团字迹。
仿佛依然在无声地质问:“鱼米之地鬼火幢幢, 王师将军铁骑何在? "
一宿淋雨,直到此时,寒意才终于从他的骨子里浸透了出来。
而"江南沦陷"这四个字前也所未有地力透纸背而来,整个祠堂中一时竟是死寂的。

61. 人言"君子不党”,可人又言"权势"二字一词,密不可分,无权便没有势,无势又哪来的权?
自圣人门下登天子堂前,自然与那些靠着家世捐官混日子的酒囊饭袋不同,哪个不想建功立业,留一段佳话?倘若他不姓方, 非投入雁王麾下,好好将这乌烟瘴气的破烂朝堂整饬个干净。
可惜人是不能选择自己出身的,头三十年锦衣玉食,为家族所庇护,要什么有什么,后三十年就必定得为这个家族鞠躬尽瘁, 囚困到死——

62. 沈易忽然问道: "你觉得值吗?
顾昀一愣。
沈易的目光飞快地从他胸口的血迹掠过,贴近顾昀的耳朵,一字一顿地将自己的话送进那聋子的耳朵:“你心里想的是我们和洋人之间势必还有一战,别人想的是怎么将你这大将军拉下马,你觉得值吗?”
顾昀心里当然不可能是全无芥蒂的,可惜无奈身边有这么个爱炸毛的沈易, 两人相处,不管各自本来是怎么想的, 凑在一起, 总要有一个负责炸毛,有一个负责冷静,沈易抢先占了前者的角色,顾昀只好心态平和地充当后者
顾昀:"你花五两银子给陈姑娘买的那破步摇, 难道就很值,不还是当冤大头买了? "
沈易:“我对我喜欢的女人犯贱, 应当应分,我不丢人,你又给谁当这个贱人? "
顾昀慢吞吞地回道: "果然久病床前无孝子,你这不孝的东西,都学会骂人了。”

63. “义父尊前:自别后, 偌大京城,远近无亲,唯有片甲相伴,聊以慰藉....
我身边什么都没有了,就剩下你的一片肩甲。
侯府梅花快开败了, 希望你临走的时候看见了那花,否则它的心意就白费了,又是一年徒劳。纵使以后年年花开, 也不是这一朵了吧。
西北军务繁忙, 我是不是不能经常写信打扰?
你肯定忙得很,一点也不想我....但我就不一样了。
京城太寂寞了,除了你,我没有别人可以思念了。

64.他扫见锦囊里的字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你此生,行到水穷处, 最大的慰藉是什么?
众人见大帅牛皮吹一半,忽然哑了,都很好奇,沈易探过身去:“写了什么?”
顾昀伸手一握,把字条藏了起来,他偏头去看长庚,一瞬间,眼神悠远起来,不知想起了什么,忽然就笑了。
长庚不明所以, 眨了眨眼,问道:“到底写了什么?”
年轻的陛下目光澄澈,北行宫所有的灯光都在那双瞳孔里。
“写了你, 傻子。”

65. 顾昀沉默了一会,并不怎么见哀色,只是淡淡地说道: "皇上若去,子熹就再没有亲人了。
元和皇帝的胸口一瞬间仿佛被一只手攫住了,他一辈子没见这小王八蛋说过一句软话,如今只这一句,便仿佛将两代人那不曾宣之于口的恩怨与爱憎一笔勾销了,只留下荏苒光阴下,孤独褪色的浅淡依恋。

66.顾昀的病因是什么呢?
年前,他心急火燎地带着四殿下赶回元和先帝病榻前, 见了老皇帝最后一面。
他对老皇帝说:“皇上若去,子熹就再没有亲人了。”
现在才知道,原来他早就没有。

67.偌大一个家国,偌大一个天下,东西隔海,南北无边……
放不下一台远离尘世的神龛。

68.从此方才算是去了少年轻狂气,他长大成人、刀枪不入了。

69.我的将军,是有些人之间的缘分命中注定,一眼见了,就再也逃不出去了。

70. “酒虽然不行,但醋还是能喝两口的。”长庚笑道,“反正都是粮食酿的。”
顾昀:“……”
他跟沈易还都是肉做的呢,光看脸就知道不能同日而语!

71. 他一摆手让玄鹰们散了,连忙上前一步,握住长庚的手肘,油嘴滑舌地接,上自己,上半句话:“你不是月宫的神仙么,怎么偷跑下来了?”
长庚倏地一甩.....没甩开他,怒极反笑:“少给我来这套,放开!”
顾昀使了个巧劲将他往怀里一拉:“不放,既是落在我手里了,红尘万里,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。”

72.胡虏已尽,远征已矣。
秋风吹不尽明月,到如今,月圆人圆,改了天地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终于算是总结完了,不按顺序,也不能保证没有遗漏,但是我会随时补充哒!欢迎补充!
大家喜欢的话麻烦给个红心蓝手!么么哒!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1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