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__MIdora

是一只土拨鼠:

明天七夕了,整理了一下P家情话。

我是一条热衷于吃狗粮的单身狗,快乐!

(这标签不够我用的怎么办……)

改改p大家的经典语录(考试版)

Winston:

考试时候走神瞎(shen)几(lin)把(qi)改(jing)的产物
#当我考试的时候我在想什么
#内容将引起不适,请谨慎阅读
纯属娱乐


未经允许,擅自出题难死你,不好意思了。
《默读》


你试卷上有答案,我抓来看看。
《天涯客》


愿你在监考老师面前,得以窥见答案。
《有匪》


所有垂死与挣扎的尽头,都是改卷老师的刀下留人。
《大哥》


考试之初,瞟见最后一题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《镇魂》


考前痴心妄想,最终没有成活。
《杀破狼》


学渣的精神,死而不僵。
《默读》


人们生于忧患,死于营养过剩,人们在考试结束后重生。
《残次品》


五十几个考场里,浮起赴死的人。


未出成绩,不知死活。
《杀破狼》


“葛军大爷,我是如此爱您,求你憋出卷子了。”
“滚蛋。”
《残次品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发成绩的时候:


周遭满是欢喜,而我只顾心疼。

【杀破狼——priest】词句整理

安知倾い:


因为看的时候偶尔收藏偶尔不收藏,偶尔往回翻,偶尔跳过看,所以整理的混乱


这种整理都是转载随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长江后浪推前浪,百代风华有老时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顾昀:“长庚,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”长庚一震。顾昀还有平定南北的力气,还有山河未定死不瞑目的力气,还有夙夜不眠跟钟老将军死磕争吵江北水军编制的力气。但唯独没有再爱一个人的力气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顾昀笑也好,怒也好,他都恨不能刻在眼里凑一整套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,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长庚顺从地走过来,顾昀身上带着一点陌生的酒气,有点甜,似乎是西域酒,肩上挂着经年不去的冷铁硬甲,长庚本以为自己能克制住,没料到高估了自己——就像啊也没料到顾昀居然亲自到江南来找他。 
他暗自抽了一口气,擅自上前,抱住了顾昀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和尚我若不知世道,怎么有脸自称身在世外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我封侯安定,就是为大梁打仗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这话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 
“战无不胜!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四面漏风,临渊阁倘若袖手旁观,我们不如各自散了,回家带孩子,入什么道?立什么命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这天下熙熙攘攘,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,也总能撞在一起,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,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,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……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长庚有时候觉得,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,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,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如今这世道,一脚凉水一脚淤泥,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,走得时间长了,从里到外都是冷的,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、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,要是别人……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,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臣顾昀,救驾来迟!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,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、玄铁军威风骨未折,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若我早生二十年,就把你抱起来偷走,好好地放在锦绣丛中养大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无情可以为慰藉,有情却是魔障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抛却千重枷锁与人伦,绝境下的灼灼深情能令他的铁石心肠也动容吗? 
倘若他准备好了死于城墙上,那么这一生中最后一个与他唇齿相依的人,能让他在黄泉路前感觉自己身后并非空茫一片吗? 
算是慰藉吗? 
亦或是……会让他啼笑皆非吗? 
那一刻,大概没有人能从顾昀俊秀的面容上窥到一点端倪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我的将军,”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,“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?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以己度人啊,子熹……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……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顾昀将铁面罩放了下来,他身后所有重甲做了与他同样的动作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长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脸,目光中不知不觉中带上些许小心翼翼的贪婪,心里悲哀地承认顾昀说得对——很多东西会变,活人会死,好时光会消散,亲朋故旧会分离,山高海深的情义会随水流到天涯海角……唯有他自己的归宿既定且已知,他会变成一个疯子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野兽在重伤的时候,往往会装出一副垂死的样子,引诱敌人放下防备,然后暴起一击,要小心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纵有千秋功名垂青史,来日也不过就是块牌位。 
后世的王公贵族想起来,便拿出来编排两个闲来无事的典故,或还要故意贬斥几句,以显示自己见识广博、与众不同。 
市井百姓想起来,则多半喜欢编一些捕风捉影的轶事绯闻,将他在仓皇一生中与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红袖编排在一起,私奔个百八十次,艳福都在死后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你说,不管怎么样我都接受得了,只要我活着一天,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忽然间,他有种感觉,好像多灾多难、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,像一把散落的种子,流落四方,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长庚瞳孔微缩,突然一把拉下身在重甲中的顾昀的脖颈,不管不顾地吻上了那干裂的嘴唇。
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,太烫了……好像要自燃一样,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。长庚的心跳得快要裂开,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中那些不上不下的虚假甜蜜,心里好像烧起一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,熊熊烈烈地被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,几欲破出,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你若输,我陪你一起背千古骂名,你要死,我给你殉葬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很快他就能推起那样一个四海宾服的大梁,也许那时候,玄铁三营只需要守在古丝路入口维护贸易秩序,或者干脆集体在边境开荒,他的大将军愿意在边境喝葡萄美酒也好,愿意回京城跟鸟吵架也罢,全都可以从容,不必再奔波赶路,也不必再有那么多迫不得已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太始十八年,顾昀交回玄铁虎符,挂印请辞,几个月以后,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,废除年号,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,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稳抬起来的新时代延续了下去。 
至此,山河依旧,四海清平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顾昀翻身起来将他压在怀里,突然发现难怪古人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——寒冬腊月天里抱着这么个贴心的人,也不必身在什么侯府什么行宫,只要在寻常的民居小院里,有那么巴掌大的一间小卧房,烧一点能温酒的地龙就足矣,骨头都酥透了,别说打仗,他简直连朝都不想去上。 
这次似乎又与当年城墙上生离死别的一吻不同,没有那么绝望的激烈,顾昀心里忽然有一角塌了下去,腾出了一块最柔软的地方,心道:“这以后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“你信我吗?子熹,只要你说一个字,刀山火海我也能走下去。” 
“我为何要让你走刀山火海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以外,要星星不给月亮,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,好不好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若我早生十年,天下便不是这个天下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就在这时,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攥住了他的脚,刚好缓解了那火烧火燎的疼痛,长庚急喘了几口气,有人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嘘——没事,都过去了,不疼。” 
长庚茫然抬头,只见周遭忽然场景大变,他的身形逐渐拉长长高,然而衣衫依然褴褛,遍体依然是伤,无边的寒冷犹如要浸到他的骨头里,关外孤绝无缘之地中,他眯起眼睛,看见一人逆光而来,大氅猎猎,步履坚定,腰间挂着一个玄铁的旧酒壶。 
那个人双手稳如铁铸,而眉目却能入画,对他伸出一只手,问道:“跟我走吗?” 
长庚看着他,身心几近虚脱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 “跟我走,以后不用再回来了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信不信在你,度不度在我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树干已然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。一日巡营归来,竟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一夜绽开,可怜可爱。行伍之人煞风景者不计其数,讲什么惜花护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先下一枝与你玩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到过一生归宿之地,生前身后再无遗憾,不必留什么血脉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大帅。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我大概…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 
……恍如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,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,“世道”二字,理应一分为二,“道”是人心所向,“世”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,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,百姓人人有事可做,四海安定,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,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,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,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,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家探亲的寻常旅人……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长庚却忽然俯下身,扳过他的下巴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 
顾昀笑了起来。 
长庚不依不饶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 
顾昀拉过他,附在他耳边,低声道:“给你……一生到老。” 
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,半晌才缓过来:“这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 
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那目光专注级了,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,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“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,心有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,山川河海,众生万物,经常看一看别人,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。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,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,没灌一口黄沙砾砾,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,没有吃糠咽菜过,‘民生多艰’不也是无病呻吟吗?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
这大半年以来,兵荒接着马乱,纵使不得太平,可是他只要看着这些年轻人,便觉得大梁金殿上那根顶天立地的大柱子还没有塌,还有那几个人撑着。 
世间聪敏有才者何其之多,然而一个人倘若过于聪明,便总少了几分血气,更倾向于明哲保身,非得有真正的大智大勇之人率先站出来,挑起那根梁,方才能将他们聚拢到一起。 
走在前头的人注定劳心费力,也不一定有好下场,再不值也没有了……但是万千沙砾,若是没有这么几块石头,不是早就被千秋万代冲垮了吗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,有些是灾难,有些只是磨砺——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?区别就是,灾难是不可战胜的,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他觉得怀里的人好像一株可恶的藤蔓, 
伸着一根要命的小枝条, 
没完没了的往心窝里戳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他原来总觉得自己的归宿就是埋骨边疆、死于山河,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烟花,放完了,也就算全了顾家满门忠烈的名声。 
可是事到临头,凭空冒出了一个长庚,一巴掌将他既定的轨迹推离了原来的方向,他忍不住心生妄念,想求更多——比如在社稷损耗过后,还剩下一点不残不病的年月,留给长庚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,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,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“仪式”,是变着法子表达“我把你放在心上”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顾昀转向长庚:“陛下,您想去看看……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?” 
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就仿佛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患,又成了那个独闯魏王叛军、力压西南诸匪,平西定北、落子江南的大将军。 
长庚正色回道: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,大抵一边靠忘,一边靠将心比心吧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虎狼在外,不敢不殚精竭虑;山河未定,也不敢轻贱其身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功夫就是两样,一样是“工夫”,一样就是“疼”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有那么一种人,天生仁义多情,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,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,这样的人很罕见,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在潮湿阴冷的江北前线,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,被他一步迈过去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而在这些宛如幻想的图纸下,还夹着一副画作,笔触并不精巧,看得出绘者不精此道,但意境直白,寥寥几笔,勾出了一个路边放爆竹的小孩,他身后有一棵不知长了什么的果树,大片的亮色结在枝头,不知画的是花还是果——而远处山水层层叠叠地晕染在边缘,显得又喜庆、又宁静。 
那画上没写落款、也没有题诗,只标注似的挂了个题“河清海晏”。 
无限江山似锦,尽在笔墨中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“世不可避”的字长大,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,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,岂敢就此退避?此身生于世间,虽然天生资质有限,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,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…… 
……和你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家与国,仇与怨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他倘若一脚迈出去,无论走上哪边,都再不能回头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花好月圆、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拿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,胸口却有一点发烫。他本以为离别如水,一捧泼上去,什么朱砂藤黄、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,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,洗了半天,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这一宿,夜河流灯,魂归故里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

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心里不痛快的时候,就假装自己很高兴,面上欢喜了,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附一掌送抵江北, 
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四句时,都曾动过心头血,想自己有一天成就一世无双国士,能力扛江山万万年。然而这一点心头血,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,光阴蹉跎磨去一点,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,磨来磨去,一辈子就落入了“窠臼”中……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 
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
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


——priest《杀破狼》

Priest作品经典语录整理

梁钺发财了吗:

1、所谓命运,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,而是某一时刻,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,可上天也可入地,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。
2、人修行一世,大道三千,归结成一句话,不也就是“看看天地,再看看你自己”么?
3、他还不明白,什么叫做“尽人事、听天命”。
4、这不是血淋淋的,人心隔肚皮,可是何必对自己也隔肚皮呢?好多事只是自欺欺人而已,藏起来对自己没什么好处,藏得多了,人就容易软弱,对自己越是坦诚,就越是能得到无坚不摧的力量。
5、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,胸口却有一点发烫。他本以为离别如水,一捧泼上去,什么朱砂藤黄、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,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,洗了半天,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。
6、接受应该接受的,决定应该决定的事,坦然承受后果。
7、人心是个黑箱,没人能说出里面究竟藏了什么,风光霁月下也许会是暗潮涌动,从每一次恶念里吸取力量,渐渐成形,破笼而出,阳光照不到地地方,遍生污秽。
8、世上的事,只要不违道义,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。
9、每一个少年人的奋发,似乎都是在这样“我太没用”的眼神下开始的,世事轮转,好像在一代又一代人中成就了一个完整的环,周而复始。
10、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,是对比,对比懂吗?你是总看著别人,心里焦虑,没底气。
11、火光冲天,他披着一身血淋淋的皮肉,六根不净。
12、希望不是人心里的东西吗,怎么会没有了呢。
13、而他一生所憎恶的,全都令他魂牵梦萦。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树芽,摇摇欲坠,形容扭曲,但郁郁葱葱。
14、剥离开家世、学历、相貌和财富,什么才是最终的自己?
15、凡人爱憎念贪痴,都不过是一念的事。
16、这些年他一直游走在人世间最特别的一个地方,就像是充当着地狱之前的守门人,一边是草长莺飞人间四季,一边是魑魅魍魉妖魔横行,它们和那些纠缠的噩梦一起萦绕在他生命的分分秒秒里。
17、我等愿身化飞灰,扬于百万星河。
18、除了怕别人追杀的,还有一种原因叫一个人躲着别人,便是伤心。他心里知道,最想见的那个人是再也见不到了,便干脆将自己埋在这里,时间长了,就能安慰自己说,他不找来,只不过是因为他找不到罢了。
19、活人怎么会找不着家呢?
20、家与国,仇与怨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他倘若一脚迈出去,无论走上哪边,都再不能回头。
21、功夫就是两样,一样是“工夫”,一样就是“疼”。
22、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23、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
24、凉雨知秋,青梧老死,一宿苦寒欺薄衾,几番世道蹉跎……也不过一声“相见恨晚”。
25、水深火热,可以锻肉体,欢愉离恨,可以锻精神。
26、大概如果能够平静,就不算深爱了吧?
27、我现在经常会怀疑自己,每天都想着要放弃,每天都想,早晚各一次——晨昏定省似的,干正事都没有这么勤奋。我总担心顺着这条路走下去,自己总有一天会后悔,活得就像趟地雷,深一脚浅一脚的,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。
28、一条黄泉,十万幽魂,整个阴曹里都仿似回荡着他无羁的笑容,修长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落拓气,好像十殿阎罗都不放在眼里似的。
29、梦不知何时醒、何时灭,纵然天崩地裂,也见不得天日,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……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,那些生不得、死不得、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。
30、如果磨难是一场洪灾,那就努力把它过成一种灌溉。
31、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。他因这人而生,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。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
32、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33、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,尝得他神魂颠倒。
34、有时候那些看似奇迹的命运,要是刨根问底,竟然也会是人为。
35、在潮湿阴冷的江北前线,可望不可即的十年光阴缩地成寸,被他一步迈过去了。
36、长久的伴侣之间,需要磨合,需要冲突,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罩子,把自己和其他人分开。只是有的人比较硬,不好亲近,有的人比较软,更容易妥协,打破这个罩子重新合成一个新的罩子的过程肯定会有些痛苦,可是如果没有经过这一步,就算在一起充其量只是离的近。
37、世间有白首如新,有倾盖如故。
38、那人的目光似乎一如往昔,戏谑去了,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的温柔,让人吉光片羽的抓住一角,就忍不住溺毙在里面。
39、愿你在冷铁卷刃前,得以窥见天光。
40、原来最美的从来不是梦,梦里没有那样真实而浸入灵魂的快乐。
41、华韵内敛,流光暗藏。
42、千人百态,其实也不过是各自选择放大和压抑的念头不同,放下可笑的自尊和傲慢,扒开皮肉,把藏污纳垢的自己研究透了,就有了一把能洞穿世界的剑。
43、小问题要及时解决,以免变成大问题;大问题也要及时解决,以免错过最佳时机。
44、然而,我们毕竟还是生活在阳光下的。
45、这世间总有那么些事,叫人若干年后回忆起来都刻骨铭心,大悲者如生离死别,大喜者如芙蓉暖帐。
46、原来昨日已死,经年路过,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、可以朝夕以对、执子之手的人。
47、但凡有情,必然伴随着善妒,忧怖。
48、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被这样刨根问底的,人的一生之中,总要有那么一两个人,是可以不用百般肚量,只是相逢便一笑的。
49、木椿真人仿佛以一己之力,将所有的一己悲欢都浸泡在冰冷的水下,隔着水,既不再欢欣,也不再痛苦。
50、心里不痛快的时候,就假装自己很高兴,面上欢喜了,反过来也会让心里好受很多。
51、并非死别,而是生离。
52、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魏谦都不和人争辩,他会表现出自己当惯了老大的做派——用实际行动表明,这里老子说了算,你有异议?哦,不好意思,当屁听了。
53、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,哪怕他再心甘情愿,再默默无声,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,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,我不能免俗。
54、你身上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
55、当整个时代都在焦虑的时候,所有的淡定帝都是神。
56、相恨不如潮有信,相思始觉海非深。不老,情难绝。
57、这个男人,他一生所渴求的,全都伤他至深。而他一生所憎恶的,全都令他魂牵梦萦。他简直就像石缝里亿万年间挤压而生的一小撮树芽,摇摇欲坠,形容扭曲,但郁郁葱葱。
58、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耳边温声说出来的“回家吧”。
59、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神奇,有人白首如新,有人倾盖如故,有人多年久别重逢,自带方圆十公里的思念,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,感情很快就淡了。
60、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
61、放弃或者执着,都是她自己的选择,和别人的建议、别人的许可乃至于别人的障碍,全部没有关系,她怎么能被人生中的第一步吓得畏缩不前呢?
62、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,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,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“仪式”,是变着法子表达“我把你放在心上”。
63、千头万绪,不必言明,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。
64、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,没能见你最后一面,依然是莫大的遗憾。
65、哪里有七情六欲,哪里就有水深火热。活着的滋味不外乎如是。
66、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公理的,公理只存在在弱者的怨恨和自我安慰中,以及强者的良心里。
67、走过所有苍苍莽莽、鬼魅丛生,踽踽一人,而让我遇到你——才知道上苍其实也没有亏待我多少。
68、周遭满是欢喜,我只顾着心疼。
69、你的心要像石头一样。
70、有时候信仰和心里的神话,坍塌得让人十分惆怅,而慢慢地,这种惆怅堆砌起来,一个孩子便长大成人了。
71、人活在这个世上,如果没有信仰,没有希望,期冀着一些美好的事情发生,那他其实已经死了。
72、有时候,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,可能经历着天崩地裂,但光阴却并不会因为谁而停下来,世间万物依然匆匆。
73、流年那样无理残忍,稍有踟蹰,它就偷梁换柱,叫人撕心裂肺,再难回头。
74、居高临下的时候看全世界都是傻瓜,有一天被绊个跟头,摔一嘴泥,尝过那个味,才知道自己也没比别人高明到那去。
75、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
76、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。
77、上帝说,要有光——从此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。然而只有一种东西能渗入其中、漫无边界地沟通彼此的话,那么,我希望,它是爱。
78、人一生所求,不也就是披星戴月、风霜满身地回家时,有人怒气冲冲地从里面拉开门,吼上一句“又死到哪去了”么?
79、好过的光阴像水,忽悠就从指缝间遛走了,百年也如同一瞬,一辈子意犹未尽;难过的岁月却如刀,一刀一刀地将人的里子面子都磨来砺去,乃至于不过转头的光景,人便已经面目全非。
80、起点并不重要,无数条岔路都会通往你想去的方向。
81、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82、如果不是来得莫名其妙,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?
83、人往高处,就是身入窄途,万里鹏程路总有一天会变成蛛丝一样步步惊心的独木桥,时常要提心吊胆,生怕一步走错。
84、所有的挣扎与救赎,极端的坚韧与极端的脆弱,全部融化进了字里行间。
85、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86、愤怒是一种不长久的情绪,就像一把沙子,要么很快就会被风吹得烟消云散,要么沉淀成深深的、石头一样的怨恨。
87、那一刻温客行竟觉得有几分迟来的委屈,这些年,他们一个个见了他,便觉得他疯疯癫癫不可理喻,又有几个能在夜色里,坐在篝火旁,听他荒腔走板地唱支曲子,说几句只有自己明白的故事呢?
88、在至亲面前,原则、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,风一吹就烂成了渣,末了算来,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。
89、这一宿,夜河流灯,魂归故里。
90、既称尘缘,便似喧嚣,来尔复往,不可追矣。
91、满地荆棘,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,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。
92、然后施无端看见白离仿佛是笑了,他极轻极轻地那么笑了一下,像是走了很远的路,一路风霜雨雪受了个遍,心都冻得麻木的时候,一抬头突然找到了来时的那个生着小火炉的小屋似的。
93、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,砖土框架都倒了,把整个城市都埋了,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,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。
94、哦,对了,原来每一条他以“兄弟们”开头的信息,真的都只是自言自语。
95、那些冉冉升起的将星们,还没来得及成熟,而即将陨落的英雄们,也尚未完成最后的使命。
96、每一代人的上下求索,都是从亲手将父辈埋进土里那一刻开始的。
97、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,大抵一边靠忘,一边靠将心比心吧。
98、魏谦打量着眼下一圈青黑的魏之远,心想这崽子不得了,可能是要成精。
99、人世繁复,不可深思,深思即是苦。能一壶浊酒,大梦浮生者,是大智者,也须得有大福气。
100、当一个人经历到了,当他对某些东西能心领神会的时候,那么不在乎对方在用哪种方式表达,他都能从中获得某种程度的共鸣或者异议,这两者是阅读能够继续下去的根本。
101、我军增援部队总共两部分人马,共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二人,其中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一人阵亡,我们本为先锋,不敢藏拙,所经之处,只得以身试法,将所有的敌军驻扎,防控信息收录,全部录入我给你们的存储器里,是我们以全军覆没为代价换来的战果,诸君善用。
102、不要因为看着周围的人都双入双出,就觉得自己形单影只而草草开始一段感情,有的时候,若景致如画,任谁停下,我仍自清雅。
103、有那么一种人,天生仁义多情,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,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,这样的人很罕见,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。
104、记忆像是一张布满了窟窿的槁木,看上去吸附了很多东西,其实光阴划过,那些看不见的东西,便容易叫人忘记了。人的一辈子,比朝菌长,比蟪蛄长,总是一路走,一路丢失。

闵SUGA经典语录

PrinceMiN:

1.我是能长到182的命啊 只是中途有点不幸
2.闵玧其:“我想去厕所,你替我去一下。”
3.金硕珍:你对走错路这件事有什么要说的。闵玧其:反正地球是圆的
4.十年后的我是什么样子?闵玧其:33岁
5.-田柾国:那是真的骆驼吗?-闵玧其:难不成是人吗?
6.各位都是怎样读kkk的呢?-呵呵呵 -嘻嘻嘻 -科科科… 闵玧其:我不读
7.各位听众 大邱出身声音好听皮肤白皙身高无所谓的男人 如果有人知道在哪里 请联系下吧 那种人真的非常少见 如果有的话也是idol级别了吧
8.南俊洗澡不擦背,说早晚会干的为什么要擦。 闵玧其:反正迟早要死的,为什么还要活着
9.偶像运动会射箭不好都是因为那天南北风
10.模拟考不是看实力 是看视力
11.下辈子想投胎做个石头
12.我喜欢用高级电子产品的女生 觉得很特别
13.闵玧其:想要拍出好看的自拍,首先要准备一张好看的脸,这个我没有
14.“我要是掉头发了就把大黑告了”
15.对着镜子照了半天:jimin呐,这世界上就没有我驾驭不了的衣服。
16.反正头发断了还会长 大胆去染吧
17.骑自行车成员们都没跟上,摄影师问成员们怎么都没跟上。“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,难道人生不就是这样嘛!”
18.我已经没有童心了
19.我为了纪念三周年 所以追溯了一下三周年的行迹 我昨晚进入了YouTube数了Bangtan bomb的数量
20.朴智旻:手为什么要那样?-闵玧其:我不喜欢手掉下来 我希望我的手贴在我身上 因为是我的手
21.我们现在去桥那里 我妈妈老说我是从桥下捡来的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我出生的地方了
22.读下留言 (头发颜色好漂亮)确实很漂亮 但流汗的话 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脸上都是草绿色的呢
23.fan:看着柾国哥哥 我想起了玫瑰花 虽然美丽但是不能拿走 -闵玧其:去花店1000韩元就能拿到的
24.(柾国在吃拍摄用的水果)闵玧其:放送界里说吃道具的话要倒3年的霉 知道这样的说法吗?谁来劝劝吧 这孩子未来30年都可能要走霉运还可劲的吃呢 唉...
25.(南俊在模仿火势很大)闵玧其:我快得心脏病了 坐这哥旁边每天感觉自己可能要死了
26.大家好 我是队里负责皮肤最黑的suga
27.阿米是防弹存活的理由

林楨:

哈哈哈哈priest48出道指日可待

那个安定猴的你走开!!

P.s.点关注不迷路,镇魂女孩不妨进我的主页看一看

priest《杀破狼》不完全整理

苏余:

priest-杀破狼
排序不分先后
欢迎补充


1.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

2.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

3.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


4.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


5.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


6.久不见,甚相思。


7.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

8.我封侯安定,就是为大梁打仗的。


9.无情可以为慰藉,有情却是魔障。


10.虎狼在外,不敢不殚精竭虑;山河未定,也不敢轻贱其身。


11.这一宿,夜河流灯,魂归故里。


12.世间所有愁与怨的消弭,大抵一边靠忘,一边靠将心比心吧。


13.我真没力气再去把一个……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


14.岂敢托荫于先辈,苟全于人后。(陈轻絮)


15.“我恨死你了。”长庚道,“我恨死你了顾子熹。”


16.要不是弥足深陷,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。


17.胡虏已尽,远征已矣。
秋风吹不尽明月,到如今,月圆人圆,改了天地。 (2017中秋番外)


18.那目光专注极了,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,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。


19.天理伦常在上,除此以外,要星星不给月亮,就算阴天下雨我也架个梯子上天给你摘,好不好?


20.选了流血的路,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来了,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,总得偏重一方。


21.“第三杯,”顾昀轻声道,“敬皇天后土,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。”


22.人之苦楚,在拿不在放,拿得越多、双手越满,也就越发举步维艰。(了然)


23.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,江湖浪迹。
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

24.心有一隅,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,心有四方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
25.有人心易变,三头五年就面目全非;也有人心如止水,十万八千里走过,初心不改。


26.家与国,仇与怨,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他倘若一脚迈出去,无论走上哪边,都再不能回头。


27.一个人如果捂着伤口不让谁看见,别人是不能强行上去掰开他的手的,那不是关照,是又捅了他一刀。


28.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、杀伐决断的铁血中,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,做不来谋君窃国的事。


29.顾昀丝毫不以为意,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,笑出了一身疾风骤雨奈我何的疏狂。


30.花好月圆、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少的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拿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
31.“我的将军,”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怆然地想道,“历代名将有几个能安安稳稳地解甲归田?这话不是戳我的心吗?”


32.原来所谓生日与节日,其实都不过是因人而起,有那么个人愿意在这么一天给他办一个小小的“仪式”,是变着法子表达“我把你放在心上”。


33.顾昀趴在酒坛子上,一动也不想动,话也懒得说,只是笑,一笑就停不下来,眼泪都出来了,一边笑一边想:“顾家就剩我一个人了。”


34.风雨飘摇中大厦将倾,然而只要那根磐石梁柱犹未倒、玄铁军威风骨未折,便总有将这破败河山收拾起来的一天。


35.老一辈的名将们或死于战场,或身老刃断,而江山不改,依稀又有少年人披玄甲、拉白虹,不知天高地厚地越众而出。


36.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,有些是灾难,有些只是磨砺——你知道磨砺和灾难的区别吗?区别就是,灾难是不可战胜的,而磨砺是可以越过的。


37.想来人世间沧桑起伏如疾风骤雨,身外之物终于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殚精竭虑,原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虚妄。


38.忽然间,他有种感觉,好像多灾多难、几聚几散的玄铁营始终垫在社稷之下,像一把散落的种子,流落四方,不知不觉中便能从哪里长出一棵参天大树。


39.长庚有时候觉得,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,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,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。


40.他蓦地转过身来,那烂泥一样总是挺不直的腰不竟像把铁枪,大开的门外吹过的风掀起他轻薄素色的青衫,仿佛是慑于他身上森冷的杀意打着卷地与他擦肩而过。


41.他悬在嗓子眼的心狠狠地摔回原处,停在胸口的血开闸泄洪似的向麻木的四肢奔涌而去,至此,第一口气才一股脑地吐出来,憋得他五脏六腑翻了个底朝天,两条软得险些站不住。


42.心存欲望,尤其是不切实际的欲望,是件非常痛苦的事,不论是财欲、权欲还是其他什么――其实都是身上的枷锁,陷得越深,也就被缠缚得越紧,这种道理长庚心里太清楚了,因此他一刻也不敢放纵。


43.安康盛世也有冻死饿殍,动荡盛世也有荣华富贵。“世道”二字,理应一分为二,“道”是人心所向,“世”就是万家灯火下的一粒米粮,城郭万里中的一块青砖。


44.长庚神色如常地走在蜀中官道上,胸口却有一点发烫。他本以为离别如水,一捧泼上去,什么朱砂藤黄、葱绿赭石也洗干净了,不料那顾昀却是刻上去的,洗了半天,只洗得痕迹越发深邃了。


45.关口有几株杏树,为战火牵累,焦灰大半,虫蚁不生,本以为早已死绝,一日归来,见枯木逢春,槁灰中又生花苞,可怜可爱。行伍之人多煞风景,讲甚惜花爱花也是对牛弹琴,不如先下手为强,下一枝与你玩去。 (顾帅家书 修后)


46.长庚赶上去,带着几分惶急拽住了顾昀的手,好像只有握在手里,心才会落在实处。顾昀长眉一扬,不以为意,原地摊开手掌,让长庚将手塞进自己手心里。炎炎夏日,将军的手也没有温暖到哪去,只有手心处一点火力,全给了长庚。


47.如今这世道,一脚凉水一脚淤泥,人在其中免不了举步维艰,走得时间长了,从里到外都是冷的,有颗还会往外淌热血的心、坚持一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路不容易,要是别人……特别是至亲也来泼凉水当绊脚石,岂不是也太可怜了吗?


48.“你不是月宫的神仙么,怎么偷跑下来了?”
长庚倏地一甩手……没甩开他,怒极反笑:“少给我来这套,放开!”
顾昀使了个巧劲将他往怀里一拉:“不放,既是落在我手里了,红尘万里,你可别想重新位列仙班了。” (2017中秋番外)


49.我想有一天国家昌明,百姓人人有事可做,四海安定,我的将军不必死守边关,想像奉函公一直抗争的那样,解开皇权与紫流金之间的死结,想让那些地上跑的火机都在田间地头,天上飞的长鸢中坐满了拖家带口回家探亲的寻常旅人……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。 (长庚)


50.太始十八年,顾昀交回玄铁虎符,挂印请辞,几个月以后,太子李铮从他一言九鼎的皇叔手里接过了皇位,废除年号,设立放之四海皆准的新历,将一众前辈磕绊摸索了十八年后平稳抬起来的新时代延续了下去。
至此,山河依旧,四海清平。


51.他走过去,从长庚手里将一根新成型的笛子抽出来,笑道:“有我的吗?” 长庚脸上放松的笑容一顿,又将笛子拿了回去,递给一边眼巴巴等着的小女孩,口中道:“哄孩子玩的小东西,粗陋得很,义父不要取笑。” 顾昀:“……” 他默默地盯着小姑娘手里的笛子,心想:“我也想要。”


52.“我远在京城,听他们大呼小叫,然后满心欢喜地等你回来,想给你看马上就要连上的蒸汽铁轨线,想跟你说好多话,想把那根破衣带给你重新缝上,然后呢?”长庚轻轻地问道,抓着顾昀的手缓缓地收紧,抬到自己眼前,他低头看着顾昀那只苍白的手,“我还能等到你吗?”


53.顾昀气若游丝道:“沈大仙,把床头盒里的笛子给我。”
沈易叹了口气,将他珍藏在帅帐枕边的一个小盒子取了出来,里面有一把光滑内敛的白玉笛,一叠厚厚的、不知是什么的海纹纸,还有几柄刻着不同人名的割风刃。
这小小一个盒子里,好像装了顾昀所有的情与义。


54.顾昀转向长庚:“陛下,您想去看看……我军是怎么收复江南的吗?”
当他条分缕析地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就仿佛不是一个只能躺在病榻上的伤患,又成了那个独闯魏王叛军、力压西南诸匪,平西定北、落子江南的大将军。
长庚正色回道: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”


55.长庚这才转过脸来看着他,脸上泪痕未干,怎么看怎么委屈,顾昀最受不了这种表情,当场滚地缴械,柔声哄道:“长庚来,我给你擦擦眼泪。”
长庚:“你的花言巧语呢?”
顾昀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,从善如流地将声音压低了些许:“心肝过来,给你把眼泪舔干净。”


56.每个文人年幼时第一次读到横渠先生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四句时,都曾动过心头血,想自己有一天成就一世无双国士,能力扛江山万万年。然而这一点心头血,总会叫功名利禄磨去一点,光阴蹉跎磨去一点,世道叵测再磨去一点,磨来磨去,一辈子就落入了“窠臼”中……


57.“了然大师以前跟我说过,心有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,山川河海,众生万物,经常看一看别人,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。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,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,没灌一口黄沙砾砾,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,没有吃糠咽菜过,‘民生多艰’不也是无病呻吟吗?”


58.沈易被侍卫们七手八脚地扶起来,还不肯老实,一边挣扎,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你……顾子熹,你心里……里,是放下了,可皇、皇上心里放不下,他始终怕你,像先帝一样怕,能不怕吗?当年他们那么毁你,可你竟没死,玄铁营竟也还……还那么威风,那些人就想了,若是易地而处,他们会怎么报复呢?以己度人啊,子熹……世上的人都在以己度人……”


59.“千秋……千秋过后还有大梁吗?”张奉函瘪瘪嘴,“我原以为进了灵枢院,就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辈子跟火机钢甲打交道,专心做好自己的活,可原来这天下熙熙攘攘,君子小人哪怕各行其道,也总能撞在一起,你越是什么都不想搀和,越是想卓尔不群的做点事,就越是什么都做不成——哪怕只想当个满手机油的下九流。”


60.长庚却忽然俯下身,扳过他的下巴,问道:“你说有一个私愿,上一封信写不下了,下次再告诉我,是什么?”
顾昀笑了起来。
长庚不依不饶道:“到底是什么?”
顾昀拉过他,附在他耳边,低声道:“给你……一生到老。”
长庚狠狠地抽了一口气,半晌才缓过来:“这是你说的,大将军一言九鼎……”
顾昀接道:“战无不胜。”


61.长庚瞳孔微缩,突然一把拉下身在重甲中的顾昀的脖颈,不管不顾地吻上了那干裂的嘴唇。
这是他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尝到顾昀的滋味,太烫了……好像要自燃一样,带着一股狼狈不堪的血腥气。长庚的心跳得快要裂开,却不是因为风花雪月的传说中那些不上不下的虚假甜蜜,心里好像烧起一把仿佛能毁天灭地的野火,熊熊烈烈地被困在他凡人的肢体中,几欲破出,席卷过国破家亡的今朝与明日。


62.顾昀翻身起来将他压在怀里,突然发现难怪古人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——寒冬腊月天里抱着这么个贴心的人,也不必身在什么侯府什么行宫,只要在寻常的民居小院里,有那么巴掌大的一间小卧房,烧一点能温酒的地龙就足矣,骨头都酥透了,别说打仗,他简直连朝都不想去上。
这次似乎又与当年城墙上生离死别的一吻不同,没有那么绝望的激烈,顾昀心里忽然有一角塌了下去,腾出了一块最柔软的地方,心道:“这以后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
63.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边城大漠如血的落日,玄鹰的身影时而飞掠而过,像一条拖着白虹的金乌,远近黄沙茫茫,平林漠漠,年幼的顾昀几乎是被震撼了。
他们一直看着那轮恢弘的红日沉入地下,顾昀听见老侯爷对旁边的副将有感而发,说道:“为将者,若能死于山河,也算平生大幸了。”
当时他没懂。
而如今,二十年过去了。
大帅。顾昀迷迷糊糊地想道,我大概……真的会死于这山河。
……恍如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

—————


64.而那乌尔骨的尽头,有一个顾昀。
……犹在千山万水之外。


65.顾昀冲他伸出一只手:“义父错了,好不好?”
  他并不知道这一句话是怎么穿透那少年冻裂的心魂的,本意想来也不怎么真诚,因为顾昀大部分时间并不认为自己有错,即便偶尔良心发现,也不见得能知道自己错在哪。
  他只是借着酒意带来的温柔和纵容,给了长庚一个台阶下。


66.顾昀打了个寒战,冷汗直流,“我说大夫,你老人家怎么还晕血?”
  长庚整个人绷得像根铁棒:“我晕你的血。”
 
67.了然手中原本无意识转着的佛珠停了,随即他倏地倒抽了一口凉气,这位优钵罗转世一般的高僧一瞬间脸色难看得像个死人。
  长庚沉沉的目光转向他,一字一顿道:“护国寺就在西郊。”
  就在这时,一颗流弹落在两人旁边,长庚与了然一同被那气浪掀翻在地,长庚踉跄着勉强站定,和尚脖子上的佛珠却应声崩开。
  古旧的木头珠在狼藉的红尘中滚得到处都是。
  长庚一把拎起了然的领子,将了然和尚跌跌撞撞地拎了起来:“起来,走,杀错了算我的!”
  了然本能地摇头,他本以为自己多年修行,已经洞穿了人世悲喜,直到这一刻——末法逢魔,他方才发现,四大皆空原来只是自以为是的错觉。
 
68.了然和尚呆立原地,见那年轻的郡王殿下冲他做了一个特殊的手势,他将拇指回扣,做了一个微微下压的动作,郡王朝服的广袖从空中划过,袖子上银线一闪,像河面闪烁的银龙——倘若天下安乐,我等愿渔樵耕读、江湖浪迹。
  了然浑身都在发抖,良久,他哆嗦着双掌合十,冲长庚稽首做礼——倘若盛世将倾,深渊在侧,我辈当万死以赴。
  此道名为“临渊”。
  长庚低低地笑了一声:“假和尚。”
  说完转身往城门口跑去。
  了然忽然就泪如雨下。
  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 
69.及至当下,哪怕他伤口重新崩开血流成河,那也必须是一身铜皮铁骨,不知痛痒。(长庚)

心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转载自:GoldenCloset

这是什么恋爱情节……!!!

GoldenCloset:

盒子女孩心空空